竹石鸳鸯

( 清初画家八大山人创作画 )

编辑
《竹石鸳鸯》是清代画家八大山人创作的一幅中国画。
中文名:
竹石鸳鸯
作者:
八大山人
朝代:
清代
类型:
中国画
规格:
阔65cm,高约120cm

目录

画作内容

《竹石鸳鸯》为立轴中堂,阔65cm,高约120cm,以墨笔作于明代灰纸之上。款题乙酉春日写。八大山人。下钤"八大山人(白)"、"何园(朱)";又钤"真赏(朱)"于是右下角。构图取对角倚斜之势,上留天头,下着斜坡,画两鸳鸯依偎于巨石之上;右上危壁兀立,上平下斜,有芙蓉扎根壁上,旁见侧出,偃仰敷荣;实景相对之间留空,恍若有万顷碧波,极目难测。分章布白,巧妙取势,咫尺之间,意象萧远。

此作之妙,尤在笔墨。八大在70岁前后,书画用笔由方转圆,从务追险绝归于平正深厚之上来。在书法上,他舍弃了过往追求欧阳询、黄山谷、董其昌等各家风格及病癫后的狂纵行草,更深溯于蕴藉含蓄的魏晋风格。并且,根据现藏于南京博物院、临于康熙叁十叁年(1694)的《石鼓文》及《禹王碑》,我们发现他对篆书笔法亦有深厚的研习。而在绘画上,他把书法用笔融入到物象的塑造之中,中锋行笔,浑厚苍雅。尤其在他的花鸟画创作上,把明代由沈周开创的意笔传统推向了极致。

在这幅作品中,作者以起伏变化的运笔勾勒坡石轮廓,枯湿并用,线条圆转而带篆意;树叶叶面先以淡墨点出,再以浓墨写出筋脉,花朵则直接以笔勾出;禽鸟点染并用,无刻画之迹。地坡着草,浓淡相间,疏密有致;最后施以浓墨点苔,提醒画面,或圆或尖,或乱或整。整幅画作,用笔可谓纵之横之,无不如意,含蓄蕴藉,毫无笔仗锋芒之嫌;用墨则浓、淡、枯、湿、乾、焦相互生发,层次丰富,有"墨分五色"之妙。

竹石鸳鸯竹石鸳鸯

八大山人在隐居的生活中,曾以"灌园"为号,他对自然中的花草禽鱼皆有深厚的观察;特别重要的是,他常常凭藉这些丰富的题材来寄托自己的故国之思,隐喻自己的气节立场。在这幅作品中,我们看到他不拘于形式,而以逸笔遗貌取神,生机活泼,真所谓"笔才一二,象已应焉。"他所表现的鸳鸯,我们似乎是在寂寥冷隽的世界中感到了一丝丝温情,这或许就是历经沧桑的老人冲淡平静的幽怀。与他同时之人在为他作传中称,即使处在桑榆晚景之际,八大山人犹然精神不减,染翰不辍,这幅作品正好印证了这一事实。

八大山人在写意花卉上取得的成就,我们可以从这张《竹石鸳鸯》略窥一般。从风格史的角度,八大山人具有承前启后之功。影响之大,对于清代以来以至于近代大家如齐白石、张大千的写意绘画传统,可以说是根深蒂固。明代鉴赏家王世贞曾谓:"胜国以来写花草者无如吾吴郡,而吴郡自沈启南之后无如陈道复、陆叔平,然道复妙而不真,叔平真而不妙"云云;假使王世贞晚生一百余年,则必当曰:"考山人之出处,老境弥高;观山人之花鸟,亦真亦妙"。


藏家介绍

   在画幅的右下角,有两方收藏印。一为民国高官马步瀛(1890~1978),一为近代着名实业家陈仙洲(1864~1951年)。自民国时的<神州国光>画册至近年出版的各种关于八大的画集,皆多有刊印,得到了学界的广泛重视,可见实属难得之物。当然,这其中重要的塬因,即是这幅作品作成的时间恰在山人终年之春,而当年八月后,山人即以觏疾而逝;所以对于研究八大风格的变化,这幅作品可以说是一件标志性的作品。

作品赏析

   朱耷的《竹石鸳鸯图》,此作之妙,尤在笔墨。八大山人在70岁前后,书画用笔由方转圆,从务追险绝归于平正深厚之上来。在书法上,他舍弃了过往追求欧阳询、黄山谷、董其昌等各家风格及病癫后的狂纵行草,更深溯于蕴藉含蓄的魏晋风格。而在绘画上,他把书法用笔融入到物象的塑造之中,中锋行笔,浑厚苍雅。尤其在他的花鸟画创作上,把明代由沈周开创的意笔传统推向了极致。在这幅作品中,作者以起伏变化的运笔勾勒坡石轮廓,枯湿并用,线条圆转而带篆意;树叶叶面先以淡墨点出,再以浓墨写出筋脉,花朵则直接以笔勾出;禽鸟点染并用,无刻画之迹。地坡着草,浓淡相间,疏密有致;最后施以浓墨点苔,提醒画面,或圆或尖,或乱或整。整幅画作,用笔可谓纵之横之,无不如意,含蓄蕴藉,毫无笔仗锋芒之嫌;用墨则浓、淡、枯、湿、干、焦相互生发,层次丰富,有"墨分五色"之妙。

历史传承

   12月13日下午,西泠印社秋拍第三天现场,古代书画作品专场1807号拍品八大山人的《竹石鸳鸯(芙蓉鸳鸯图)》从3500万起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竞价过程,成交价在场外电话委托和场内一名男士的叫价中胶着上升,最终以1.187亿元的价格成交。

作者介绍

   朱耷(1624-1705年),明宗室宁献王朱权后裔,封藩南昌,遂为江西南昌人,谱名统『0137』,小名耷。清顺治五年(1648年)落发为僧,法名传棨。一生字、号、别号甚多,有个山、驴屋驴、人屋等。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始号八大山人。坎坷的命运影响着他的人生观及艺术创作思想,其绘画作品中多寄托着对清王朝的痛恨,对明王朝的眷恋之情。山水画在宗法元黄公望平淡天真和明董其昌润泽秀逸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古拙奇特、劲拔荒率的艺术风格。花鸟画在参照明代沈周、徐渭等文人画法的同时,又融入自己强烈的主观意识,注重鱼、虫、禽等物象的人格化表现,以象征手法表达隐晦的寓意。晚年署款将自己的号"八大山人"四个字以草书体连缀写,似"哭之"、"笑之",借此暗寓他面对富于戏剧性变幻的人生,哭笑不得,百般无奈的感慨之情。他与同为明遗民画家的石涛、弘仁、髡残合称"清初四僧"。书法宗王献之、颜真卿,淳朴圆润,自成一格。朱耷中晚年,在书画作品款署中多使用"八大山人"。